社会

城里的小人

赤岗尖胡大叔,45岁

赤岗地铁站前的高架桥下红绿灯安全岛,白发白须老翁高声唱西北民歌拉二胡来讨钱,神情自若,看不出对生活不满和对未来未知不安。

晚上七点到七点半出现在赤岗地铁站到海军干休所这段破烂人行路上的邋遢中年大叔,腿瘸,矮个,瘦,左肩膀背着一个塑料旅行袋,搜索这一带的垃圾桶。有时可以看见他一脸与世无争,但仍有点烦躁的抽着捡来的短烟头。在闷热潮湿的夏季,就算在下雨天,也能看见他一瘸一拐走在四处散漫着雨水的坑洼水泥路上。每当这时,我都会下意识地看看被雨水泡湿透的鞋子,能猜得出来,他那双不知道从哪里拣来的鞋绝对不是防水的,我再走几分钟就可以到家换上凉快的拖鞋,洗个激灵的凉水澡,就不知道这个人还要走多长时间多远的路才能回到他的窝,然后和着温热湿臭的垃圾味入睡。

昌岗矮小的大妈,60岁

第一次看到她,脑袋里瞬间跟读书时代读到的苦情文章挂上钩。她非常瘦小,是正常那种发育最小身体那种小,但眼神和表情表现得很有精神,双手整理纸盒的速度很快,快得看起来像是在颤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